泛論21世紀中國國民教育

  泛論21世紀中國國民教育的三個要點

  關于進入21世紀的中國國民教育,就大的方面而言,應重視城鄉教育,正規教育與民俗教 育、漢族與少數民族教育三個要點。

  城鄉教育帶有不同的區位特征,智力財富向城市中心集中的同時,還應考慮何種教育手段 可以使鄉土社會受益。中國的教育家六十年前就提出過這樣的見解,然而,知識回歸鄉土的 問題至今猶存。

  正規教育與民俗教育的關系在于正規教育內容與方法的缺失剛好為民俗教育所填充。在文 化的傳承過程中,應反省一下,正規教育的某些實踐效果遠遠不如鄉鎮民俗活動、民俗教育 的吸引力大,原因何在呢?當你的教科書、教師、報告與演講不能解答或回避解答關于生存 、社會、生活、愿望、信仰與寄托等問題時,民俗與民間信仰正在熱情地接待他們。21世紀 的教育規劃設計者如何使這二者攜起手來呢?

  各種族群文化的長久存在都是有道理的或可以解釋的。因此,南北漢族諸地方族群與少數 民族族群之間首先有一個加強相互理解的問題。各界人士主動學習關于不同族群文化的知識 顯然是諸族群(含現代各種流動人群)文化溝通的前提。然而,學校在民族教育實施過程中, 關注教育學的原理與目的(學者)、國家政治的目標(國策制訂者)、以及多元文化整合的方式 (族群成員),這三者之間的關系實需要加以綜合研究,做田野調查的理論建構不可偏廢。

  未來的城市新人、田土牧業固守者,以及移動族群人口將給21世紀的中國教育帶來充滿 新意的,抑或是一些異常棘手的問題.

  世紀之交中國教育情境的嚴峻性

  本世紀末所觀察到的中國教育情境有了一些改進,特別是一些學校在專業設置上,使內 容與科技發展、市場經濟掛了鉤。但另外一些方面仍具嚴峻性。表現在一些明顯不正常的教 育現象尚無力制止。例如,陳舊性教學大綱、課堂上的注入式、題海戰術和單純追求分數等 ,至少是不經濟的教育活動。進一步說,中、小學課堂單向灌輸和死背應考的本質是一種重 復性的實踐;如果大學教授讓研究生只求尋找自己理論的佐證,其本質也經黨是一種仿效性 的實踐。 這兩種實踐均不是創造性的,因為上述教育方式是以已經完成了的形式存在著。唯有能夠產 生新的判斷、新的構想、新的概念的教育設計才是創造性的,因為這種實踐能產生超越先在 的因素的新客體。下一個世紀的中國學校將在多大程度上改善這種約束性的教育情境呢?

  學校與社會的緊密關聯之一,是學校與社會現象的同一性。一個學校把強調集體主義精神 外在化,結果評選上的“優秀班集體”有時并非名副其實。就像社會生活中有些鑲上“衛生 信得過單位”牌牌的飯館仍令人望之卻步一樣。類同或相關的現象諸如:把學習和社會活動 (如會議過程,職稱評定過程,接受上級檢查工作,機構設置裁定等)變成一種存在的形式, 因為在這種形式發生之前,已確定了先于實踐而完成的觀念。此外,因好禮而虛偽文飾,由 奉迎而流于浮夸,也是常見的最沒有風險的明哲保身的活動,是與當前改革的求實精神背道 而馳的。這證明學校教育中的重復性實踐同社會生活中外在的、形式和官僚的實踐之間有著 既可見、又隱蔽的關系,對這種關系的教育研究將為估計21世紀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 與教育的發展走向提供重要的基礎材料。


版權所有 face21cn 文訊發展事業部

 www.651649.live 人類學網站 

天津快乐十分同步开奖结果查询